赞美父亲的诗句,笑寒新视野

赞美父亲的诗句

贾平凹女儿的诗亮了,新版“我的区长父亲”?

1月28日,文艺期刊《文学自由谈话》于2021年发行了第一期《唐小林》:贾平凹的浅薄人气凸显了诗坛的混乱,这让“贾平凹女儿发表的诗作引起了怀疑”微博上的一个热门话题,引起了全民的热烈讨论。
唐小林在这篇文章中指出:“贾倩倩的诗最多只能称为戏票,根本没有进入诗坛。”
然而,贾倩倩成功地参加了黄埔军校的“青年诗会”,黄埔军校有着严格的选拔制度,被誉为中国诗坛。
她以自己的“进入”键写作特色,将无聊视为乐趣,将废话一分为二,荣获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诗歌奖。
与此同时,各大出版社也在竞相出版贾倩倩的作品。著名的文学期刊赞扬了她,珍贵的文学奖也颁给了她。即使是著名的文学作家、评论家和诗人也为她护航并赞美她的作品。
文章直截了当地说,“这种浅薄的诗歌如此流行,以至于突然流行起来,因为有无数看不见的手在挥舞。除了贾平凹不遗余力地透支自己的名气,直接为贾倩倩助威,为贾倩倩搭建平台外,还有一批文学界的朋友低头,集体哄骗。”
换言之,贾倩倩的诗歌甚至不如小学生的好,之所以受到追捧,仅仅是因为:
她的父亲是贾平凹。
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贾平凹先生的名字。很多人读过他的作品。
作品《浮躁》获第八届美孚飞马文学奖,作品《荒城》获法国费米纳文学奖,作品《秦腔》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可以说,贾平凹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无论是从他在文坛的地位、作品水平还是文学技巧上都是如此。
但是他的女儿呢?
没什么可说的,让我们来看看贾倩倩的诗:
清清叫妹妹到我床上拉屎,我们跑的时候,郎朗平静地从床上挤出了一块屎,看起来像一个归来的国王——“郎朗”
我中午下班回家时,姨妈说你的孩子很强壮。我问发生了什么事。她说:早上带他们出去玩。一个在别人的办公室门口撒尿。我喊“我妈妈”,另一个在办公室门口撒尿。撒尿时,她说:你妈妈都撒尿——“我妈妈”
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看到了杀牛的场面。当她把牛拿出来的时候,她那血淋淋的内脏还在轻微地跳动。她像一只长着乳头的小猪,立刻被无数的绿色苍蝇所覆盖——“她”
一对男女手挽手走了过来。女人甜蜜地把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但裙子下两腿间流动的东西与男人内衣的气味深深地混淆了——“日记独白”
......
这些词充满了大便、小便和屁。它们看不到诗歌的美、思想和内涵。它们更像是一段随意的段落。用回车键隔开,它们就成了所谓的诗歌。

赞美父亲的诗句(网络配图)

赞美父亲的诗句(网络配图)

难怪唐小林批评说,贾浅浅的诗歌变态污秽、猥琐平庸,“是在以诗歌的名义大肆糟蹋和亵渎诗歌。其文字的污染性、传染性和破坏性,无疑是对当代诗歌罕见的荼毒。”
网友们看了也惊呆了,如果这样也能称作诗歌,那我也能写啊,纷纷开始了“贾浅浅屎尿体”模仿大赛。
可以说,网友们用“贾浅浅体”极尽嘲讽之能事,讽刺了贾浅浅是“有了回车键和作家爸爸,才有了诗。”
然而即使是贾浅浅显而易见难登大雅之堂的诗歌,却依然有多位知名文学作家称赞不已。
比如张清华就吹捧说:
“如此和谐,如此清脆而不同流俗,有某种自来通灵的气质。她的诗给了我太多思维的新鲜感与词语的绵延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耳边萦绕、回旋。有的人可能写了一辈子,也未曾像她这样天然地靠近诗歌本身。”
欧阳江河对贾浅浅赞不绝口:
“贾浅浅既是贾平凹的女儿,又是文学老师,写作当中有一部分遵循了自己阅读的经验、职业特征和家学底子,但她诗作中闪现的更多的是一种原创性,是在中国诗歌史上独一份的与众不同。”
西林也夸贾浅浅的诗特别有意思,甚至说她的诗歌对当代诗歌有开拓性。
至于贾浅浅的父亲贾平凹,对女儿也不吝赞美。
他说,“她怎么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我是远远撵不上了,倒生出几多感叹和羡慕。”
这样的诗歌配上这么多的赞誉,何其荒谬。
而这背后又有多少公平可言呢?
百度百科上贾浅浅的介绍是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
值得注意的是,贾浅浅现在尚且还是在读博士,以硕士的身份成功就职西北大学的副教授,还担任了硕士生导师。
硕士学位就能有这个职称,这正常吗?
西北大学科研人员的最低入职标准有要求具备博士学位,本硕博均为211以上院校毕业,博士和博士后所有学历学位均应在海内外著名高校或科研机构获得。
而西北大学文学院的招聘要求也非常明确,学历要求最低为博士毕业生。
而贾浅浅尚未获得博士学位,又是怎么入职西北大学的呢?
难不成是凭借她出色的科研成果?
纵观贾浅浅的科研成果,10篇能有7、8篇和父亲贾平凹相关。
比如什么论贾平凹的书法创作、文学视域下贾平凹绘画艺术研究啦,还有贾平凹《古璐》的叙事策略啦......

赞美父亲的诗句(网络配图)

赞美父亲的诗句(网络配图)

当然研究自己的父亲并不算什么错,但什么时候《写给父亲的一封信》也能算科研成果了?连《贾平凹散文精选》竟然也成了她难得的著作。
网友都嘲讽说她还可以选编《贾平凹梦话集》、《贾平凹情话集》、《贾平凹育女心经》.......
有意思的是,在贾浅浅写的《我的父亲贾平凹》一文里,提到了自己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靠父亲引荐的。
她说:“日后我总结为什么这篇文章能发表,并不是我的措辞有多高妙,立意有多深远,关键就是我拍对了马屁,博得了老爷子的欢心,这点太重要了。”
第一篇文章发表全靠父亲力推,那之后的呢?
要知道,贾浅浅获得的第二节陕西文学青年奖背后主办单位是是《延河》杂志社和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而《延河》杂志的主编正是贾平凹。
难道是贾平凹内举不避亲吗?
在唐小林的文章里提到,张清华对贾浅浅的赞誉还得到了贾平凹的回报。
“在西安举行的张清华《海德堡笔记》分享会上,贾平凹高调出场,为张清华站台,并宣称自己非常喜欢这本书。”
这些事,难免让大家怀疑贾平凹是否利用自身的资源和特权关系为女儿谋取了不正当的利益。
大众的视线其实不在于贾浅浅“文二代”的身份,也不在于她文学水准到底有多高,而是在于这背后是否公平。
无论是文章发表、文学获奖还是入职任教,毫无实力却靠着父亲平步青云,伤害的是一个个靠实力、努力拼搏的普通人,伤害的是社会上最基础的公平和规则。
就像电影《夏洛特烦恼》里靠着《我的区长父亲》轻松赢得作文比赛一等奖的袁华。
写得好不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标题就已经赢了。
当大家意识到,实力再强,也比不过人家的“区长父亲”和“作协爸爸”,又还有多少人会选择努力奋斗?
当社会公平被损害,学术、文坛开始滋生腐败,社会风气被带坏,始作俑者又会为此负责吗?
文章转自:留学家长报

赞美父亲的诗句(网络配图)

赞美父亲的诗句(网络配图)

难怪唐小林批评说,贾浅浅的诗歌变态污秽、猥琐平庸,“是在以诗歌的名义大肆糟蹋和亵渎诗歌。其文字的污染性、传染性和破坏性,无疑是对当代诗歌罕见的荼毒。”
网友们看了也惊呆了,如果这样也能称作诗歌,那我也能写啊,纷纷开始了“贾浅浅屎尿体”模仿大赛。
可以说,网友们用“贾浅浅体”极尽嘲讽之能事,讽刺了贾浅浅是“有了回车键和作家爸爸,才有了诗。”
然而即使是贾浅浅显而易见难登大雅之堂的诗歌,却依然有多位知名文学作家称赞不已。
比如张清华就吹捧说:
“如此和谐,如此清脆而不同流俗,有某种自来通灵的气质。她的诗给了我太多思维的新鲜感与词语的绵延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耳边萦绕、回旋。有的人可能写了一辈子,也未曾像她这样天然地靠近诗歌本身。”
欧阳江河对贾浅浅赞不绝口:
“贾浅浅既是贾平凹的女儿,又是文学老师,写作当中有一部分遵循了自己阅读的经验、职业特征和家学底子,但她诗作中闪现的更多的是一种原创性,是在中国诗歌史上独一份的与众不同。”
西林也夸贾浅浅的诗特别有意思,甚至说她的诗歌对当代诗歌有开拓性。
至于贾浅浅的父亲贾平凹,对女儿也不吝赞美。
他说,“她怎么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我是远远撵不上了,倒生出几多感叹和羡慕。”
这样的诗歌配上这么多的赞誉,何其荒谬。
而这背后又有多少公平可言呢?
百度百科上贾浅浅的介绍是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
值得注意的是,贾浅浅现在尚且还是在读博士,以硕士的身份成功就职西北大学的副教授,还担任了硕士生导师。
硕士学位就能有这个职称,这正常吗?
西北大学科研人员的最低入职标准有要求具备博士学位,本硕博均为211以上院校毕业,博士和博士后所有学历学位均应在海内外著名高校或科研机构获得。
而西北大学文学院的招聘要求也非常明确,学历要求最低为博士毕业生。
而贾浅浅尚未获得博士学位,又是怎么入职西北大学的呢?
难不成是凭借她出色的科研成果?
纵观贾浅浅的科研成果,10篇能有7、8篇和父亲贾平凹相关。
比如什么论贾平凹的书法创作、文学视域下贾平凹绘画艺术研究啦,还有贾平凹《古璐》的叙事策略啦......

赞美父亲的诗句(网络配图)

赞美父亲的诗句(网络配图)

当然研究自己的父亲并不算什么错,但什么时候《写给父亲的一封信》也能算科研成果了?连《贾平凹散文精选》竟然也成了她难得的著作。
网友都嘲讽说她还可以选编《贾平凹梦话集》、《贾平凹情话集》、《贾平凹育女心经》.......
有意思的是,在贾浅浅写的《我的父亲贾平凹》一文里,提到了自己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靠父亲引荐的。
她说:“日后我总结为什么这篇文章能发表,并不是我的措辞有多高妙,立意有多深远,关键就是我拍对了马屁,博得了老爷子的欢心,这点太重要了。”
第一篇文章发表全靠父亲力推,那之后的呢?
要知道,贾浅浅获得的第二节陕西文学青年奖背后主办单位是是《延河》杂志社和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而《延河》杂志的主编正是贾平凹。
难道是贾平凹内举不避亲吗?
在唐小林的文章里提到,张清华对贾浅浅的赞誉还得到了贾平凹的回报。
“在西安举行的张清华《海德堡笔记》分享会上,贾平凹高调出场,为张清华站台,并宣称自己非常喜欢这本书。”
这些事,难免让大家怀疑贾平凹是否利用自身的资源和特权关系为女儿谋取了不正当的利益。
大众的视线其实不在于贾浅浅“文二代”的身份,也不在于她文学水准到底有多高,而是在于这背后是否公平。
无论是文章发表、文学获奖还是入职任教,毫无实力却靠着父亲平步青云,伤害的是一个个靠实力、努力拼搏的普通人,伤害的是社会上最基础的公平和规则。
就像电影《夏洛特烦恼》里靠着《我的区长父亲》轻松赢得作文比赛一等奖的袁华。
写得好不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标题就已经赢了。
当大家意识到,实力再强,也比不过人家的“区长父亲”和“作协爸爸”,又还有多少人会选择努力奋斗?
当社会公平被损害,学术、文坛开始滋生腐败,社会风气被带坏,始作俑者又会为此负责吗?
文章转自:留学家长报


发表评论